滚球官网

探求真理 发展学术 服务社会
欢迎访问深圳市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社科普及

滚球官网: 董烨寒:1997年金融危机后泰国在东盟的对外直接投资研究

 日期:2019-04-16    来源:《深圳社会科学》2019年第2期

1997年金融危机后 

泰国在东盟的对外直接投资研究


 

董烨寒

[摘要]泰国作为东盟成员国之一,在东盟国家的对外直接投资(FDI)在其对外直接投资总额中所占比重较大。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泰国经济受到极大影响,对外投资急剧下降,对东盟直接投资也受到波及,直到近年来才逐渐恢复。对于亚洲金融危机后泰国对东盟的直接投资,国内目前相关论述较少,因此本文希望通过分析1997年金融危机后,泰国在东盟国家对外直接投资的转变,吸取经验与教训,为我国对外直接投资提供借鉴。 


 

[关键词]东盟;泰国;对外直接投资 


 

作者简介:董烨寒,云南师范大学历史与行政学院2017级硕士研究生。 


 

  

一、国内外研究概述 

目前,国内专门研究泰国在东盟对外直接投资问题研究的专著还没有,但蒋满元《东南亚经济与贸易》、李钢《国际对外投资政策与实践》、刘稚《东南亚概论》、邹春萌,罗圣荣《泰国经济社会地理〈东南亚研究〉第二辑》、王森《经济贸易、国际投资与跨国并购:世界经济研究》、《博鳌亚洲论坛亚洲经济一体化进程2015年度报告》、邹忠全,周影《东南亚经济与贸易》等书里对这一问题有所涉及。相关论文如黄丽华《泰国对外直接投资的母国贸易效应研究》中通过引力模型分析了泰国对外直接投资与对外贸易数量的变动以及贸易结构的变化,也概括了对外直接投资与贸易数量效应和贸易结构转换的影响[1],在《泰国对外直接投资的现状及动机》一文中分析了2005年以来泰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变化与发展。石维有《东南亚华人资本对外投资的兴起—泰国个案》,以泰国为个案,分析了泰国华人资本对外投资的原因、分布规律以及对华投资情况,总结其对外投资的四种模式[2],张海波《东亚新兴经济体对外直接投资对母国经济效应研究》认为:从长期来看,泰国对外直接投资对母国技术进步都具有正向冲击效应,但具有滞后性,在短期内都体现为负效应[3],杨维中《1996—1997年泰国的外资投资与对外投资》,在文中对泰国在东盟国家投资的特点和国家分布有一定的分析,认为从1996-1997年泰国对外投资疲软。 

国外对此的研究有:泰国学者巴威达·巴那侬的《危机后的泰国跨国公司:趋势和前景》中分析了泰国跨国公司在金融危机后四种不同的对外投资模式,杨行《泰国的对外投资政策》则重在介绍泰国对外投资现状与政策并为其发展提出了意见建议,TAriffin,A Shah,M Shahbudin《‘Push Factors’ Of Outward FDI:Evidence fromMalaysia and Thailand》,文章重点在于研究东盟国家的对外直接投资,并以泰国和马来西亚为例K  Cheewatrakoolpong,J Boonprakaikawe《FactorsInfluencing Outward FDI: A Case Study of Thailand in Comparison with Singaporeand Malaysia》,认为泰国对外直接投资远落后于东盟其他国家尤其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A Chongvilaivan《FROM INWARD TOOUTWARD: An Assessment of FDI Performance in Thailand》运用经济学方法,对泰国对外直接投资进行了分析,并对比投资流入和流出后认为:鉴于海外机遇的快速发展,泰国将很快耗尽传统市场的机会;因此,泰国公司必须在海外投资,探索新的市场和超出舒适区域的行业机会[4]。P Suvakunt《Thailand’s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DI) in Vietnam》认为泰国对越南投资受地理、政治、经济等因素影响,并认为是越南不断扩大的市场规模吸引了泰国的外资流入。  

二、泰国对东盟直接投资概况 

1967年东盟建立后,泰国与东盟其他四国经济交流进一步增多。同时,泰国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积极发展对外投资,通过向其他国家投资,来获取自身企业发展所需要的资源和市。俳陨聿瞪蹲。东盟自1984年超越美国、香港等传统的发达国家和地区成为泰国对外投资额最大的区域,居于其对外投资额首位[5]。泰国对东盟直接投资1997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受到影响,从过去的逐年增长转向急剧下降(见图1)。 

从金融危机爆发至今,泰国对东盟国家的直接投资大体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98-2005年,这一阶段金融危机刚发生不久,泰国对外投资急剧下降,在东盟直接投资进一步下滑(见图1)。从2006-2008年为第二阶段。这一阶段金融危机引起的经济衰退有了缓慢的恢复,在对外投资方面的表现就是自2006年以来泰国对东南亚直接投资有所增加,这一阶段为对东盟直接投资缓慢回升的阶段(见表1)。第三阶段即2008年至今,这一阶段是泰国对东盟直接投资的新时期,这一阶段投资额相较于前一阶段成倍增长,泰国对东盟国家的直接投资进一步增多,且对东盟直接投资额远远超过对世界其他地区或国家投入,该阶段是泰国在东盟国家对外直接投资的高速发展阶段。 

 

 

三、泰国对东盟投资政策分析 

泰国在东盟的直接投资,是与其对外政策相辅相成的。在金融危机前,泰国基本奉行亲美政策,积极向西方国家靠拢,其投资也主要以对欧美投资为主。1997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泰国和其他东南亚国家意识到地区合作的重要性,逐渐加强了合作。再这样的背景下泰国加强了对东盟国家的直接投资。    

泰国在东盟国家的对外直接投资,与泰国的对外投资战略和规划分不开。自上世纪50年代泰国开展对外投资以来,泰国就制定了各种对外投资的政策,包括税收政策、信息、扩充地域等内容[6]。同时,为了推动泰国企业走出国门,泰国在1966年根据工业促进法的规定建立投资委员会或“BOI”办公室,其核心使命是通过提供基于税收和非税收的激励措施来促进投资[7]。此外,他们的任务还包括向寻求海外投资的泰国投资者提供支持。其职能包括:提供信息,深入研究目标行业的投资机会,为投资顾问团队的投资者提供指导,指导泰国投资者投资目标国家[8]。自上世纪80年代末,泰国开始重视对东盟国家的投资,进而制定了相应政策推动相关企业的对外直接投资[9]。但这一时期泰国的对外直接投资国以欧美和香港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为主。 

金融危机发生后,泰国政府转变曾经对欧美直接投资最多的政策,制定一系列政策推动直接投资方向逐渐向东盟各国转移。如规定:1.泰国政府对外投资政策中包括到外国投资,特别是到印支国家从事有关天然资源开发,需要取得专利权而可能会发生问题或与邻近国家发生冲突的投资项目,或较难寻求民营企业进行投资的公用事业项目。2.泰国政府支持到其他国家如印支国家、缅甸、中国的某些省份投资。3.建立某些行业的双边贸易投资关系,以支持在印支和缅甸的投资,促使这些国家的国内贸易更趋自由化。这些政策促进了泰国在东盟国家的对外投资。 

四、金融危机后泰国 

对东盟投资的特征 

(一)投资受政治经济影响较大??亚洲金融危机后泰国对东盟直接投资的转变趋势与泰国国内政治经济发展和国际政治经济环境是息息相关的,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对泰国经济带来了极大的伤害,1997年泰国对东盟国家投资额骤降,此后几年泰国对东盟直接投资额也持续低迷。金融危机使泰国和东南亚其他国家开始认识到加强经济合作共同面对和防御危机的重要性,2001年以后,泰国对东盟投资相较于上一阶段有较大回升,此后呈平稳态,上下波动较小[10],2006年35.0192亿美元,2007年为32.6514亿美元,直到2008年,对东盟投资都比较平稳没有过多波动(见表2),从2008年开始到2014年,对东盟投资额稳步上升。2015年后,泰国军政府重新上台,其在经济发展方面成就显著。同一时期,泰国投资促进委员会(BOI)通过了《2015-2021年泰国中长期投资推广策略》。2015年12月31日,东盟经济共同体(ASEANEconomic Community,简称AEC)正式成立,这对于泰国与东盟经济一体化进程有着里程碑意义,泰国与东盟经济关系更进一步。在这样的背景下,泰国政府不断设法提升国内经济实力,提出经济改革政策,鼓励中小企业开拓东盟市场[11]。这些因素促使这一时期泰国对东盟的投资开始迅速增长,2015年达到214.3833亿,2016年282.449亿,2017年达到了349.1474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二)以制造业和能源产业为主??金融危机后泰国对东盟国家的投资,主要集中在以下部门:第一位是零售批发业和机动车摩托车修理业,从2005-2017年最新统计数据中累计投资达到60.4088亿美元。第二位是制造业,泰国对东盟投资在制造业方面达到了48.0818亿美元。第三位是金融和保险行业,10.5669亿美元,第四位是食品制造业,10.2406亿美元,第五位是采石业和矿业,7.1318亿美元。其余如纺织业、化工制造业、电脑、电子和光学制造业、电气设备制造业、机械设备制造业、建筑业、运输和储藏业、食品与住宿业、房地产业等都不超过5亿美元,但在3000万美元以上。而剩余农林渔业、饮品制造业都在3000万美元以下。金融危机后,泰国之所以在制造业和采矿业对外投资多,是因为传统金融业在危机中受到打击且恢复较慢,制造业在20世纪90年代后取代金融业成为泰国的支柱产业,泰国通过发展制造业进一步扩展其海外市。贫诘牟到峁棺蜕,这也是其经济规划中的重要内容[12]。泰国制造业尤其是其汽车行业,多为与日本等发达国家合资的大企业,近年来的发展非常迅速,成为泰国对外投资的重要依托[13]。这一行业近年来相较于其他行业具有支配性的优势,而泰国本来传统的优势行业如金融业,在泰国对外投资初期发挥了重要作用[14],但伴随着泰国企业的升级转型,加上金融危机的打击,金融行业虽然依然占有重要地位,但相比泰国目前重点发展的制造业所占比重还是差距较大。而在制造业(包括汽车制造、小商品制造、和食品制造)中,汽车、摩托车维修行业的投资额则是其他产业的6倍以上,可见汽车行业在泰国对外投资中的重要性。值得注意的是,泰国在农林和渔业方面的对外投资只有190万美元,相较于工业投资,农业投资可以忽略不计,这也是其对外投资的一个重要特点。 

 

(三)不同国家投资重点不同??在东盟内部,泰国投资的侧重点也是不同的。截至2017年,泰国对新加坡投资总额达186.8253亿美元,远远超出在其他东盟国家的投资,对新加坡的投资主要集中在零售批发业及汽车维修制造业、制造业两个部门,分别是54.1121亿美元和34.9983亿美元。另外在食品加工业、电气石油和蒸汽空气供应行业也较多,分别为8.5249亿美元、5.5333亿美元。投资最少的产业分别为纺织业和建筑业,分别只有67万和66万美元。排在第二位的是越南,投资累计31.6005亿美元,对越南投资额只有对新加坡投资的1/6左右。在对越南投资中,制造业和零售批发及汽车维修业两个行业投资额最多,在房地产行业和住宿、食物供应方面分别只有14万和18万美元的投资额,在农林、渔业方面投资为零。排在第三位的是马来西亚,投资总额为22.8225亿美元。马来西亚投资最多的是采矿业,达到1.7609亿美元。其次为制造业,投资额1.4976亿美元,再次是金融和保险业,达到0.9863亿美元。泰国在东盟其余几个国家的投入差距不大,基本都在20亿美元以下,在印尼的投资额为17.285亿美元,在金融保险业和制造业两个行业投资额最多,分别为3.1742亿和3.025亿美元。在农林渔业方面无投资、采矿业、和高新电子设备方面投资极少,对电力、燃气投资为负。在老挝的投资额为15.3304亿,对老挝投资最多的是电力、燃气行业和金融保险行业,分别达到2.1808和2.0824亿美元,在其他行业投资极少。在缅甸投资额为13.4353亿美元,在缅甸投资领域单一的问题凸显,制造业和采矿业占据极大比重,其他行业则投资很少。在柬埔寨投资金额达12.0838亿美元,主要被“其他”行业占用。投资金额最少的国家是菲律宾,只有8.4406亿美元。由以上数据可以发现,对于新加坡这样的发达国家,泰国投资力度大,投资金额多,且投资主要集中在制造业。 

五、对东盟直接投资的 

发展前景和存在问题 

(一)金融危机后泰国对东盟投资的发展趋势??泰国对东盟的直接投资在近几年达到了新的高度,尤其是2017年总额已达到349.1474亿美元,且根据从2015年到2017年连续三年数据来看,还有继续上升的趋势。泰国在2017年颁布了新的经济法,同时泰国第十二份国家与社会发展规划中的第七部分《推动第十二份国家经济与社会发展规划》对泰国未来经济发展进行了详尽规划。在经历了从农业到工业国的转型后,新时期泰国提出“泰国4.0”,标志其进入创新立国的新时期[15],将通过科技创新和人力资本,发展包括新一代汽车制造业、智能电子产业、生物科技和农业高端产业链、高端旅游和医疗旅游业、食品深加工业等传统优势产业以及自动化和机器人、航空和物流、生物化工和生物能源产业、数字化产业、医药中心等未来产业[16]。同时,泰国2014年临时宪法赋予国家维和委员会主席的特权,批准东部经济走廊发展规划[17]。泰国投资促进委员会在2017年公布了《投资促进委员会2017年第4号公告:东部经济走廊地区投资促进标准》,东部经济走廊的发展势必带动与泰国相邻地区的发展,也将推动泰国与东盟其他国家的经济合作。通过“泰国4.0”和东部经济走廊规划泰国进一步推进国内产业结构转型,淘汰老旧产能,发展高科技和高技术行业,从而使泰国摆脱中等收入国家陷阱。在政府支持和政策的大力推动下,泰国谋求制造业等支柱产业进一步升级转型,要实现这一计划,必须要加快泰国企业自身发展,开拓国际市。哟蠖酝庵苯油蹲。对外直接投资过程中泰国必然要谋求向其他国家转移其过剩能源,通过输出技术和资本来得到推动经济发展所需要的其他要素,如市场、原料等等。东盟国家与泰国有地理上的相近性,同时像老挝、缅甸等经济欠发达国家与泰国经济有较大差距,其经济特征与泰国具有互补性,更易于吸引泰国投资者[18]。一直以来,泰国的直接投资更多集中于新加坡、越南、马来西亚等比其发展水平更高或与其经济发展水平相当的国家,但随着泰国国内产业结构升级,必将引起其对外投资方向的转变,未来几年在经济较落后且以第一产业为主的其它东盟国家将得到更多的投资,发展前景可期。同时,凭借着东盟经济共同体的东风,可以预期在泰国未来对外直接投资中东盟十国将继续占据相当大的比重。 

(二)泰国对东盟直接投资的问题与建议??从金融危机至今,已经过去了21年,到目前为止泰国在东盟国家对外直接投资几经转折,东盟已经成为泰国对外直接投资额最多地区,投资总量大、投资持续性强,但应该看到,泰国对东盟的直接投资依然有许多不足:第一、投资国家相对集中,但对欠发达国家则少。近年来泰国对东盟国家的投资显然更注重对新加坡、越南、马来西亚等相对发展较快或发展水平较高的国家,因为这些国家吸引外资的体制比较完善,而且有规范的资本市。浔旧淼南阉礁呤谐〈,很容易吸引投资者。而老挝、缅甸等尚处于发展初级阶段的国家,本身国内市场可能刚刚开放不久,各种基础设施和经济体制、相关法律政策还不完善,资本市场流动性差而且经常被利益相关者操纵,高素质的专业化金融中介相对短缺,金融数据和其他企业信息不够透明,吸引外资力度不够[19]。第二、投资行业过于单一,其他产业投资不足。在对东盟投资中,制造业是泰国对外投资的绝对优势产业。但除了制造业之外,其他产业投资则较少[20],曾经强势的金融业也逐渐减弱。这与泰国金融危机后大力发展制造业推动工业化进程的发展目标有关。第三、投资依然不足,对吸引外资的关注度削弱了对自身企业向外发展的关切。泰国在1966年专门成立了“泰国投资促进委员会”,并出台相应政策拉动外资进入泰国,通过吸引外资,泰国企业和经济得到了发展,泰国吸引外资的政策和方法也引来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效法和学习。泰国的外资吸引是非常成功的,但在泰国当今希望建设“创新泰国”的背景下,吸引外资和利用外国技术固然重要,对自身企业发展和推动本国企业走出去也迫在眉睫。目前为止,泰国对外投资事宜只是投资委员会的次要事宜。投资委员会“核心角色和职责是促进有价值的投资,包括对泰国和泰国的海外投资。”[21]推动国内企业走出国门的重要性没有凸显,而且对东盟投资的相关政策也较少[22],在东盟地位越来越重要的当下,泰国对向东盟直接投资的重视程度是不够的。 

针对以上几个问题,首先应该有长远的目光,大力发展对东盟目前经济欠发达地区和国家的直接投资,提高投资力度,抢先占据其市场。其次应该提高创新意识,推动企业创新改革,大力发展高新科技产业和其他技术密集型产业。同时要树立品牌意识,泰国虽然是东南亚汽车生产第一大国,亚洲汽车生产第二大国,但其主要是为日系车代工,产业附加值不够高,因此要想争取更高利润,要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现状,争取创立有泰国特色的汽车品牌,利用泰国作为汽车代工大国的良好口碑和国际声誉,斥巨资聘请国际一线汽车行业设计师等,准确调查市。季葜械投讼讶禾,进而将泰国品牌退出国门,将“泰国制作”变为“泰国创造”。此举既可以推动具有泰国特色的品牌的建立,提高泰国产品的国际竞争力,还可以使泰国摆脱与其他东南亚国家由于战略重合造成的竞争关系,进一步占据东南亚市场。在强调创新转型的泰国“4.0”推动下,泰国应鼓励科技创新,为企业创新搭建良好平台,建立“创新鼓励基金”,改变制造业、汽车维修业为主的产业结构,在对外投资中才能摆脱部门单一的固有问题。 

第二,要转变发展观念,从吸引外资,学习外来技术和管理经验向发展本国企业转变,建立有地区甚至国际影响力的本国公司,鼓励泰国企业走出国门,如对在外企业进行前三年的补贴政策,让其在国外站稳脚跟。对于在外投资盈利且推动所在国与本国交流的企业国家可以对其进行奖励,鼓励更多的企业出国投资,为更多企业走出去“保驾护航”。另外,政府的政策鼓励必不可少,企业也应在对外投资中相应提高自身对所在国适应能力,面对不完善、落后的法规体制,应该提高抗风险能力,把握准当地政府的政策方向和政治风向才能保证在投资过程中不蒙受不必要的损失。企业还应积极了解所在国员工的需求,了解所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诉求,要首先照顾项目相关各方尤其是民众的情绪,避免因项目问题引发民族主义情绪,伤害所在国民众感情。应该多站在所在国员工的立场考虑问题,尊重其宗教文化、风俗习惯,不断根据当地特色调整企业规定,避免留下“挖空资源、榨干劳工”的不良印象。要注重提高对当地基础设施如电力、市政项目的投资,积极推动所在国经济发展,而不是“大不了破产走人”,成为真正与所在国民生息息相关的企业,才能在国外保持持久的投资。 

最后,要利用国际局势,抓住中国“一带一路”的发展机遇,更进一步推动泰国对东盟直接投资,同时向其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投资,通过发展对外投资拉动国内进一步转变生产模式,促进产业结构升级,应该是泰国未来几年对外直接投资发展的应有之义和主要趋势。 


[1]黄丽华:《泰国对外直接投资的母国贸易效应研究》,对外经贸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5年。 

[2]石维有:《东南亚华人资本对外投资的兴起—泰国个案》,《改革与战略》,2006年第6期。 

[3]张海波:《东亚新兴经济体对外直接投资对母国经济效应研究》,辽宁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1年。 

[4]AChongvilaivan,"From Inward to Outward: AnAssessment of FDI Performance in Thailand",Southeast Asian Affairs,2012(1). 

[5]巴威达·巴那侬:《危机后的泰国跨国公司:趋势和前景》,《南洋资料译丛》,2005年第2期。 

[6]杨行:《泰国的对外投资政策》,《东南亚》,1994年第4期。 

[7]常翔、王维:《泰国国家发展规划的发展历程与解读》,《东南亚纵横》,2017年第5期。 

[8]泰国投资促进委员会,《泰国投资委员会职能简介》,http://www.boi.go.th/index.php?page= what_we_do2,2018年9月1日。 

[9]KeeHwee Wee,"Outward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byenterprises from Thailand", TransnationalCorporations,Vol.16,No.1(April 2007). 

[10]杨行:《泰国的对外投资政策》,《东南亚》,1994年第4期。 

[11]陈红升、黄幼霞:《2015年泰国发展回顾》,《东南亚纵横》,2016年第3期。 

[12]泰国国家经济与社会发展委员会:《第八份国家经济与社会发展规划(1997-2001)》,1996年,http://www.nesdb.go.th/nesdb_en/ewt_dl_link.php?nid=3783。2018年9月1日。 

[13]林丽钦:《跨国公司与泰国汽车产业集群的关系研究》,《东南亚纵横》,2011年第6期。 

[14]巴威达·巴那侬:《危机后的泰国跨国公司:趋势和前景》,《南洋资料译丛》,2005年第2期。 

[15]常翔、王维:《泰国国家发展规划的发展历程与解读》,《东南亚纵横》,2017年第5期。 

[16]泰国国家经济与社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第十二份国家经济与社会发展规划(2017-2021)》,2016年,http://www.nesdb.go.th/nesdb_en/ewt_dl_link.php?nid=4345。2018年9月1日。 

[17]泰国国家维持和平秩序委员会:《国家维持和平秩序委员会2017年第2号主席令:发展东部经济特区》,2016年1月17日。 

[18]ThanetWattanakul and Tanawat Watchalaanun,"TheRelationship between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rom Thailand and Export on theEconomic Growth of Laos",AustralasianAccounting, Business and Finance Journal,Vol.11,Issue3(2017). 

[19]李国学:《对外直接投资模式选择》,《中国金融》,2013年第1期。 

[20]SomchanokPassakonjaras,"Thailand’sOutward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The Case of the Garment Industry,"ASEAN Economic Bulletin,Vol.29,No.2(2012). 

[21]泰国投资促进委员会:《泰国投资委员会职能简介》,2018年9月1日,http://www.boi.go.th/index.php?page=what_ we_do2。 

[22]AChongvilaivan,"FromInward to Outward: An Assessment of FDI Performance in Thailand",Southeast Asian Affairs,2012(1)(2012). 

滚球官网-滚球下注官网